快捷搜索:

只能是苦笑了一声我说崔将军我可和你不一样儿

 马超这话算是半玩笑吧,但这确实也是他心里话。在马超看来,如果自己都不给他们打发走的话,这和自己一起在南蛮的众将倒是没有什么,毕竟己方在禺同山和南蛮都是什么情况,他们可是都清楚得很。但是那些留守在成都的人呢,就看他们那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儿,马超就知道,要是这个时候自己再不用主公威慑力把他们给打发走的话,自己到时候就该哭了。
 
    这不是什么一点儿都不可能发生的事儿。马超真心没那么认为。至少他知道,如果自己不主动送客,他们一时半会儿那是绝对不会离开的。当然了。差不多的时候,他们肯定也会走。这个是自然,不会从如今这情况,这个形势来看,没准等他们离开的时候,这在州牧府的晚宴都开始了!所以马超知道,不给他们打发走,那能行吗,不这样儿。自己如何休息?
 
    马超可不是铁人,所以他也劳累,也想休息。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更何况如今的情况是已经暂时把南蛮的事儿都给解决了,所以自己自然是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,要不然的话,累了苦了自己,那可不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管马超这个人有多少想法,为人处事如何,反正他对自己,狠心的时候。那是肯定心狠。但是大多数的时候,他其实还是知道照顾好自己的。毕竟他可知道,这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了。没有本钱的话,你还能做成什么?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成,到时候什么天下,什么一统,通通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 
    因此马超对于自己的身体什么的,他其实还是很上心的。当然他也知道,自己不去上心能行吗,所以……
 
    马超也离开了州牧府的会客厅,直接去了张松给他准备好了的房间。这可以说是州牧府中最好的一处房间了。马超进去后,稍微看了一下。他显得很满意。然后舒展了几下身体,便脱掉衣物。躺在了榻上。
 
    没有战事的时候,马超自然是不喜欢和衣而睡。至少他认为还不至于那么紧张,再说了,这穿衣服的时间,还是有的。当然如果是打仗的时候,他肯定就不会脱了衣服,这是肯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不是自然醒的,而是感觉时间快到了,他便起来了。毕竟哪怕是这个时候,他也没有完全睡死,这已经是多少年的习惯了。也许只有自己妻子在身边儿的时候,他才能稍微休息好一些。
 
    穿上衣服后,马超便再一次来到了会客厅。这张松其实也算是了解自己主公,他知道自己主公不喜让别人服侍,尤其是丫环什么的,所以他从来就不给自己主公派人去服侍他。
 
    还别说,马超真就是不太习惯那样儿。哪怕在大汉已经生活三十多年了,但是可以说他的身体倒算是习惯了,可心里其实还是没习惯。所以他除了在自己家,其他的时候,基本都不需要别人去服侍,主要是不需要什么丫环之类的更衣什么的。至于说送个东西,传个命令,这当然还是要有人去做才行。
 
    不过这基本都是凉州军的士卒了,却不会是别人。至少在马超的眼里,他自然是更加相信己方的士卒,而不是什么下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到了会客厅中,马超发现自己果然不是第一个到的,因为崔安那厮已经是坐好了。
 
    马超看到他之后,心说这小子还真是,知道自己的位置,他还知道自己坐哪儿。不过想想也是,之前在这儿的时候,其实就是今晚这宴会时候的座次了,因此崔安也不傻,他还能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吗。
 
    崔安正好也看到自己主公,所以此时他一笑,说道:“主公,来得早啊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也是一笑,心说我有你来的早吗?
 
    “福达也不晚吗,都是比我先到了啊!”
 
    崔安此时是嘿嘿一笑,“嘿嘿!主公懂俺,俺这一想好吃好喝什么的,这就睡不着了啊!所以,所以这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都懂,你啊,福达这今晚不必客气,是吃好喝好,没有战事了,我也不限制你喝酒了,随便喝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崔安那样儿,马超就觉得非常有意思。其实他也清楚,崔安他自然是都明白这个的,毕竟之前那限酒令,也只有在战事的时候才有。而如今南蛮之事都已经是暂时解决了,那么当然是没有那么多说法了。所以崔安,看他这样儿,估计这小子可可能就等着这一天呢吧。
 
    还别说,在崔安的想法中,可不就是有这个想法吗。如果说以前他光想着打仗杀敌了,但是鏖战久了,他其实也想了,这还是战事结束了好啊。自己既不用这么去看着日日去攻城,这么无聊而且没有什么意思,并且还让人感觉到别扭的事儿。
 
    战事结束之后,自己更能去大吃大喝,是,吃的问题,就算是在打仗的时候,自己也没有亏了,这是不错。但是酒的问题,在有战事的时候,却是不能多喝一爵啊!每次想起自己主公这个限制来,崔安的心里就是无比遗憾。所以他那时候就在想着战事,也许战事早日结束,这可能就更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马超和崔安说完后,他刚坐下,也有人刚进来,两人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孟达孟子敬!
 
    崔安一看到孟达,他就是一笑,“你倒是来到早啊!莫非你也和俺一样,是来等着吃喝的!”
 
    孟达一听,心说这不开玩笑吗,我是那样儿就知道吃喝的人?不过他嘴上还不能这么去说,只能是苦笑了一声,“我说崔将军,我可和你不一样儿啊,我这是来找主公的!”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,然后问道:“子敬找我何事?”
 
    他也知道,这孟达找自己,肯定是有事儿,要不然也不至于不休息了,直接跑到这儿来。至于崔安所说那些,那就直接无视了吧。虽说孟达也不会不喜欢美酒美食,但是回锅肉和美酒确实不足以让孟达起这么早,跑到这儿来,他和崔安可不一样儿。
 
    孟达点头,然后把自己想问的,便对自己主公说了,马超听后,就是一笑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他来说,他倒是没想到,孟达是问了他这么一个事儿,其实好好想想,这是孟达一个人有如此想法呢,还是说那些人都有如此想法?这个当然是很重要了,不过……
 
    马超不会去问孟达这个,毕竟这个事儿,他不认为孟达很了解。因为他心里清楚,孟达能问出来,却并不代表他就一定去问了别人什么情况。孟达这个人,说起来真是一个比较自私自利的这么一个,所以哪怕同为益州一系,但是他也不会说去管其他人那么多事儿,这就是马超所认为的。
 
    所以这事儿马超确实是认为他不会再问别人,而是直接就来找自己了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   (.)
 
 
第四二二章 客厅孟达见马超(续)
 
    马超虽说不敢十成十确定这事儿,但是八/九分却是肯定有了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</strong>(k1xsw)。桑舞
 
    他也不得不承认,孟达问出了一个,其实他们益州一系,都应该很关注的一个问题,这自己也承认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对孟达一笑,“子敬先坐,然后咱们趁此机会,细细说来!”
 
    “诺!多谢主公!”孟达这个时候才发现,自己之前是光顾着说了,还真是没坐下来。
 
    对于崔安,他也知道,对自己所说这些,肯定是半点儿兴趣都没有。而且他也不是益州一系的将领,他可是凉州一系的,而且还是元老,并且深受自己主公的器重,所以自然是没有这些问题。可是自己呢,却是不行啊。
 
    因此,孟达也是非常重视自己主公
    但是孟达心里确实是有些不甘,毕竟说实在的,他虽说没认为自己有多大多大的本事,但是确实也算是小有本事。别的不说。至少和自己主公去征战,那却是半点儿问题都没有的。因此孟达的意思,是主动和自己主公提出来。能不能不让自己回司隶,让自己跟着他,一起去征战天下。
 
    结果孟达这么一说,倒是让马超想了不少。这听了他所说之后,马超第一感觉就是,这个孟达孟子敬心倒是不小!当然了,这个可不是说其人的野心,也许有那一部分,但绝对不会是全部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的意思是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这孟达的想法,倒是出乎自己所料。真是,至少之前自己可真是没有想过这些,其实就和他所说一样,自己确实是要把他还有严颜、雷铜、黄权、包括吴氏叔侄,都给打发回司隶,这个也是自己之前所想到的。
 
    而庞柔和王伉两人呢,自然也是回他们的汉中,那地方也少不得他们。
 
    然后还有费诗。自然还是留在益州,在成都依旧也是有他自己的事儿要做。
 
    只有崔安和陆逊,还有木鹿大王的小儿子木马,他们三人才是自己要带走。以后跟着自己征战天下的。至于说其他人,反正之前,马超还真没去考虑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